{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减肥消肿茶 » 正文

口述实录:我的小姨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8:33:38  
导语

我有两个小姨子,现在讲的是小的小姨子,她比我的老婆年龄小很多,也漂亮得多,也更有文化。她那白析细嫩的皮肤、小脚般女人的走路姿势,再...

   我有两个小姨子,现在讲的是小的小姨子,她比我的老婆年龄小很多,也漂亮得多,也更有文化。她那白析细嫩的皮肤、小脚般女人的走路姿势,再撑着一把花布伞,那样子很像日本婆。她的厨艺也不错,家庭小宴会由她来掌勺,客人会赞不绝口的。

  她的嘴巴特别甜,总是姐夫长姐夫短的呼唤着我,连她的丈夫都妒忌我。以为我们有私情,还动手打了小姨子,我私下找她的丈夫声明;我们的关系是清白的!因为小姨子从小跟我出门,所以在这里我们就成了她的娘家似的,我们两家的四个孩子相处的很亲密。

  我和她的姐姐结婚后,我们夫妻两地分居,那时候小姨子才十二岁。在她上初二时,有一次,我去岳父母家探亲,在她家里住了一段日子。有一天,她放学回家要我帮她写一篇作文,我没有答应,我说作文要自己写才能提高写作能力的,你写好后我帮你修改是可以的。小姨子很不高兴,缠着我一定要帮她写,看来非写不可,于是我只好应付为她写了一篇。春节过后,她想不读书,要跟我外出打工,岳父母拿她没办法,我只好由着她随我外出打工,那年她才十六岁。

  那时候我在政府的基层任职,主要是负责林区公路、农田水利、小型水电站等的施工。小姨子跟我外出打工,我就将她安排在附近的改河工程工地,在闽清工程队当炊事员。吃在工地,睡在政府办公楼和一个食堂炊事员的女儿合铺。冬天,遇到露天放电影,我们两个人会搂在一起看电影,她会依偎在我身边。打扑克时我和小姨子一对,眉来眼去的合作来对付另一对,赢的当然就更多。

  当地的一个大队书记罗明钦和我关系很好,他经常请我去他家里做客,开头我不肯去,他责怪我不给他面子。后来他知道我有个小姨子,于是就连小姨子一起请,这样只要每次邀请,我就和小姨子一起去,书记非常好客,他的老婆也很热情大方。几年来他对我们关照有加,吃了他家不少的鸡鸭鱼肉,我只是一个技术员,他没有求我办一件事。

  第二年安排小姨子到水电站工地当炊事员,工地离我的住处比较远,小姨子吃住都在工地。我们测量经过工地时,小姨子会站在河对面的工棚边向我招手,有时候半个月才能和她见面一次,见面时她会偷偷的流泪。

  八一年随我到工厂,搬家那天大队书记两夫妻前来送行,我们互道珍重依依惜别。由于驾驶员带上老婆,所以驾驶室要坐四个人。于是我只好抱着小姨子坐在我的大腿上,这时候的小姨子已经是个二十岁的漂亮丰满的大姑娘了,一路上我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青春诱人的气息。

  进入工厂后,安排她到车间当临时工,和我一起办伙食,她睡在职工单身宿舍。我是全厂第一个买电风扇的,因为单身宿舍离厂区有点远,热天小姨子中午就和我在同一个房间休息,我让她睡在床上,我就睡在地板上,井水不犯河水。几年来,我的衣服、被子、蚊帐等都是她洗的。说实在我们很亲密,我也很疼她,但我没有一点邪念,我像长辈一样护着她。我们经常一起去逛街、赶墟、外出散步、看电影、还有一起去开荒种菜。小姨子年轻、漂亮、善良、人缘好,追求她的人不少,她经常会带一帮青年男工人帮我们开荒挖地种菜。而我们俩确实是‘你挑水来我浇园’。

  在人家眼里我们的关系好像有点出格,那时候我们洗澡要到车间澡堂去洗,我们经常会同时进入各自的浴室,她会在隔壁女澡堂喊我:“姐夫,洗好了没有!洗好了就把换下的衣服扔过来。”我就把衣服从隔墙上扔过去,隔壁的女同胞会称赞:“小姨子真好!”全厂职工都称呼她‘小姨子’她的本来名字反而没有人叫。工人们向我打招呼是这样称呼的:“小姨子姐夫”,我的名字也没有人叫了。全厂也有几个小姨子,唯独只有对我们的称呼最亲切,我们也挺喜欢大家这样称呼。

  我的小姨子长相颇象歌唱家XXX,阳光灿烂、心地善良。喜欢打扮这是女人的天,那年代的发艺不像现在考究,有一天我在修理收音机用电烙铁焊锡,被小姨子看到,她说:“姐夫那是什么东西会发热”我说:“这叫电烙铁是用来焊锡的!”她说:“可以不可以用来电熨头发?”我说:“试一试看吧!”

  于是我把电烙铁的电源拔掉,过几分钟试着熨头发,效果不错,我就为我的小姨子熨起头发来,厂里的女同胞很惊奇的问他:“小姨子你的头发到那里熨的?很好看!”小姨子自豪地说:“是我姐夫帮我做的!”小姨子高兴了好几天。然而好景不长,有一天小姨子对着镜子梳头时头梳上带着一大把断落的秀发,原来是头发被电烙铁的高温烫伤发碎而断落的。她伤心的哭起来,我只好劝她说:“对不起!好在是头发,过一段时间就会再长出来的,不要伤心,我又不是理发师”她说:“我没有怪你,只是看到掉了这么多头发心疼!”小姨子厥着嘴伤心了好几天。

  八二年,厂里修建了一个木头浸泡池,是我设计的,除了有一段是斜坡,整个池的标准象游泳池大小。开头没有投入使用,只是蓄水试验,又正好是热天,傍晚,厂里职工三三两两到浸泡池里洗澡游泳。有一天我也要去游泳,小姨子说:“姐夫,你教我游泳行吗?”我说:“都是男同胞你不害臊!”她说:“怕什么?我才不怕!”于是我也就带着她大摇大摆的去了,小姨子笑嘻嘻的跟在我后面。

  浸泡池里已经有二三十个男子在游泳,我先下水,小姨子也慢慢的跟在我后面下了水,当水漫到她的胸部时,她站不住了,惊叫一声,突然间把我抱住。大家都朝我们看过来,还呼喊:“欢迎小姨子!”几个赖皮的青年还自告奋勇,争着要教她游泳。我们偏不理睬,我开始教小姨子学游泳,我双手托着她那柔软的、曲线优美的身体,叫她双手往后划,腿先缩起来然后往后踢。岸上站着很多人在观看我和小姨子,有的人摇摇头,有的人很羡慕。有几个和小姨子要好的女工说:“小姨子真有福气,有一个这么好的姐夫!”。

  在小姨子的带头下,第二天就有三四对男女恋人前来学游泳。小姨子悟性高,第四天她就有点会游了,一个星期下来她就会独立游泳了。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几乎天天带她去游泳,教她潜泳、仰泳等。

  热天,和往年一样,中午我们仍然在同一个房间休息,一样是她睡床上,我睡地板。有一天我正迷迷糊糊地要睡着了,听到小姨子说:“姐夫,你起来一下,我要开衣橱拿衣服”我装着睡着了不睬她,她也不叫了,我觉的小姨子站在我的身边在打开衣橱,我偷偷睁开眼睛,原来小姨子两腿张开跨在我的头上,我的脸在小姨子的胯下,她穿着宽敞的睡裙,小姨子的一切秘密都在我的眼里,原来风景这边独好!但我自岿然不动。

  小姨子很在意我的形象和仪容,每天我要上班前,或临出门时,她都会为我整理衣容。因为我经常把衣服的领子裹着,她会为我整理好领子,拉一拉袖子。热天衬衫要别在裤子内,小姨子会叫我转一周让她看,她会把衬衫拉出一点遮住皮带然后笑嘻嘻的说:“好了可以出去了!”有这么好的小姨子,我这个做姐夫的那能不疼爱她!

  凡是我们中午在一起休息的时候,房门就没有关,只是虚掩着,有一天,小姨子的一位好女伴廖XX不声不响、破门而入,见到我们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上,居然在同一个房间睡觉,她惊讶的说你们就这样午休,小姨子笑着说:“我们没有越轨,心里坦荡荡的怕什么!你也可以和我们一起睡觉”廖XX也不客气,从这天起她就和小姨子一起睡在床上,我仍然睡在地板上。

  小姨子想学的东西很多,有一天她对我说:“姐夫,我去借一辆自行车,你教我骑车行吗?”我说只要你高兴就随你。于是当天晚上,她就借来一辆自行车,在厂灯光球场上学骑自行车。我在后面扶着车子,跑的满身大汗,她心疼的帮我擦拭汗水。第三天,她就会自由自在独立骑行了,还要学背人。于是我跳车坐在后面,毕竟刚刚学习,好几次车子倒下,我们滚到一堆,压在一起,爬起来还笑嘻嘻的,真拿她没办法!

  那年年底,遇到调资晋级,只有百份四十的份额。按条件我是可以直接入围的,可是在评选时有人提出;小林作风不正派!还是书记比较通情达理,他说没根没据的,应当保留名额,拿到全厂职工大会去投票表决。这件事情被小姨子知道了,她说:“姐夫,对不起!被我连累了!”好在小姨子的人缘好,她暗中去联络车间工人为我拉票。才顺利通过调资晋级。

  八三年她和同车间的一位永定县籍姓沈的男青年谈恋爱了,小姨子征求了我的意见,我说只要你们合得来我就赞成。其实我也知道她们在谈恋爱,小沈是个不善言表,但工作出色的好青年,他干起活来不紧不慢,产量高、质量好、一个人干好几个工种,每个月他的工资都是全厂最高的。我的小姨子她的手脚也非常麻利,她一天可以完成其他人三天的任务,在女工中,她的计件工资也是全厂最高的。

  她(他)们曾在同一个工段合作,年轻人志气相投,很快就谈上了。为了慎重起见,最好还是征求一下她的父母亲,小姨子说:“只要姐夫你没有意见,父母亲就一定会同意的。”小姨子说的也是,我的岳父母的确很在意我的意见,但是,为了表示对长辈的尊重,那年春节我们准备回家乡一趟。

  春节即将来临,我和小姨子先回莆田。因为小沈也要回家过年,待春节过后再前往莆田拜访伯父伯母。那年代交通不便,只能买到棚车的火车票,不过即使是买到普通客车票,也一样没有座位坐。而且棚车只须半票价,运气好的话还可以躺着睡,不亚于卧铺。

  上了火车,我们占到一个很好的位置,我们预先准备了一块塑料布和一条被子,将它们铺开权当临时的卧铺,我让小姨子靠车厢边睡下,我坐在旁边护着她,用我的大腿给她做枕头,车上虽然人很多倒也颇安静,若大的车厢只有一盏昏暗的馬灯。她睡了一觉,醒来时见我还是坐在那里,她过意不去,拉着我的手要我和她一起睡。于是我们重新摆弄一下,把行李当枕头,我和小姨子手握着手,终于睡在同一张‘床’上了,毫无疑问,其他旅客肯定以为我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但是我除了握着她的手,没有做其他小动作。

  春节过后小沈前来拜访伯父伯母,伯父伯母对未来的女婿很满意。小沈也很勤快,里外忙着收拾。

  八三年七月份,我去三明地区参加评定职称复习考试一个半月,小姨子为我整理好行装送我上车。之后她和恋人小沈就趁我不在家,住进了我的房间,两个相恋的男女在一起,那种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那年代通讯不发达,我结束了复习考试返回厂里,没法提前通知她们。

  回家的那天中午我开门进屋,意想不到的景象出现在我面前,没想到一对恋人午饭吃了一半,突然间心血来潮,就在我的床铺上做起好事来,我的突然出现使她们非常尴尬。我没有过多的责怪,小姨子红着脸,用莆田话撒娇说:“真倒霉!才第一次就露馅!”,小沈更是象做窃贼一样,惭愧得无处藏身,低着头不敢看我。我说只要你们俩真心相爱,这种事是迟早的事。她们收拾了碗筷回到各自单身宿舍后,我检查了床铺,果真床铺上留有小姨子做爱时处女膜破溃出血的血迹,小姨子没有说假话。从此以后我们就默认是一家人了,三个人一起办伙食,倒有点像一个完整的家庭,我成了当然的一家之主。 导语

我有两个小姨子,现在讲的是小的小姨子,她比我的老婆年龄小很多,也漂亮得多,也更有文化。她那白析细嫩的皮肤、小脚般女人的走路姿势,再...

  八三年国庆节厂里放了五天的假,小沈他回小陶家过节,剩下我和小姨子两个人。我们置办不少东西过节,小姨子的厨艺是不错的,可是她没有吃多少就跑到水槽边去吐。我上前去心疼的拍拍她的背部,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我问她是不是感冒了!她摇摇头。我用手背贴在她的额头上,好像没有发烧,我再用我的额头去亲一亲小姨子的额头,触在一起,没有感到有发烧的样子。于是我又问她:“你的月经有没有正常?”她说已经推迟一个月还没有来,我说:“除了呕心还有别的什么症状?”她的眼睛闪着泪花摇着头说:“没有啊!”,我说:“这是妊娠反应,你肯定是怀孕了!”小姨子有点惊讶,她说:“不会这么倒霉吧!才一次就会怀孕?”我说你们亲热时正好遇到排卵期就会怀孕的。于是我们开始推算,我帮她列出月经周期表,然后填入做爱日期,正好在两个月经之间,也就是排卵期,小姨子哭丧着脸。我说你也用不着紧张,也算是一件好事,如果确定要和他结婚,明天去妇保院做个检查,然后办理结婚登记。

  国庆节过后,小沈回来上班,一进门我就对他说:“小曾怀孕了!你带她去妇产科检查一下,顺便也去见见你的父母亲。”于是他带小姨子去小陶医院做妇检,结果是真的怀孕了。小沈也征求父母的意见,父母亲同意结婚。我就代表小姨子的父母亲同意这门亲事,不久她们就办理了结婚登记,我们成了一家人。

  小姨子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算来也有十个月了,八四年五月份,有一天小姨子从车间急匆匆出来找我说:“姐夫,我今天下腹有点涨痛,是不是要生孩子了?”我说:“下身有没有羊水流出?”她说好像老是想小便的样子,我说那可能是要生了,她坐上公共汽车,迅速赶回小陶婆家,当天就产下一个男婴儿,我也替她高兴!满月的那天我买了一只大公鸡带上几瓶十全大补酒去她家慰问,见到小婴儿很小,我很担心。因为我是管理基建的,上班比较自由,所以小姨子的两个孩子由我看护的时间很长,和孩子们的感情很深,两个孩子一前一后跟着我‘姨丈、姨丈’的叫个亲热劲。

  八五年,国家为了鼓励知识分子,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我的妻子儿女办理了农转非随我进了工厂,我们两家人就可以相互关照,然而好景不长,进入九十年代后期工厂面临破产的危险。

  九八年企业终于宣告破产了,我们举家迁回莆田原籍。小姨子是我带出去的,本来我们两家和和睦睦的,我家两个孩子,一女一男。她家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逢年过节,我们都在一起办家宴。为了能照顾小姨子,我曾经放弃了几次调入政府部门工作的机会。现在企业破产了,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决定迁回原籍莆田,这样就把小姨子丢在永安了,我经常会想起她。好在我们都有电脑,我们经常可以视频聊天。我把发表在网站上的博文“我的小姨子”告诉了她,她说没想到姐夫还那么疼爱她。

  我有两个小姨子,我的老婆是她们的姐姐,她们各有各的特点,我的老婆在三个姊妹中长相最次,但最勤劳,最厉害的是她的眼睛象两把刀,极具杀伤力,她的瞟斜眼得罪了很多人,有一次我们一家四个人在福州火车站广场大榕树下侯车,有个清洁女工在我们旁边扫地,这本是她的职责,和我们不搭杆,我们只要配合把脚抬起就行。然而老婆耍出她的瞟斜眼扫了清洁女工一眼,我感觉得到这位女工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用脚踢了老婆一下,示意她不要去瞟人家。清洁女工毫不示弱,她责令我们拣起地上的蛋壳和甘蔗渣,老婆肯定不会去拣,为了息事宁人,我和孩子一起将地上的蛋壳和甘蔗渣拣起来丢进了垃圾车,清洁女工这才罢休。我骂老婆:“人家凭劳动挣钱,关你什么事?你要去瞟人家!真是害人害己!你不要去瞟她,我们也用不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去丢人现眼。”

  小的小姨子我已经介绍得比较全面;她漂亮、大方、善良、脾气随和、善解人意,我很疼爱她。然而,同是姊妹脾气却全然不同,大的小姨子虽然最漂亮,但是脾气最古怪,嘴巴不饶人,她可以不停地说话,让你没有插嘴的机会,一口气说它大半天,说的嘴角都是唾沫还不罢休,送她出门时走到门口随便问她一句:“最近身体怎样?”她又站着说了半个多小时,我只好叫她在这里吃了饭再走,她说不吃这才离去。不仅话多,还爱争面子,有一次她们三姊妹一起回娘家,因为娘家没有通公共汽车,她们拦了一部三轮摩托车,下车时大的小姨子挣着要付车费,几块钱和车主讨价还价,就是不掏出钱来。车主生气地说:“你争着要付钱又不给钱,其实你最小气!”一句说中她的要害,她羞得无地自容,后来还是小的小姨子付的车费。

  77年春节过后,大的小姨子独自一人从莆田出发,经过四次转车找到了我的工作单位,那年代通讯不发达,交通不便,隔天一班车,大的小姨子也从来没有出过门,能够单独一人出来找到了我,的确不容易。她作为客人,我把我的房间让她住,我去住政府的会议招待所,遇到开三级扩干会,我就没有地方睡觉,要跑到学校的老乡那里去睡。这些她全然不知道。

  白天她去附近水电站干活,傍晚我要到食堂提热水给她洗澡每天如此,她没有谢过一次,好像理所应当。没有办法谁叫我是她的姐夫!有一天她和当地的女伴一起上山去採红菇,在水电站工地吃中午饭,用鲜红菇煮蛋汤。回来时还饶有兴趣地讲给我听,傍晚她吐的厉害,中午吃下去的鲜红菇全部吐得光光的,我带她去防保院就诊,医生说好在有吐出来中毒不深。吃了一点药就没有事了,害我吓出一身冷汗!出了事叫我怎么向她的父母亲交代,山区里曾经有人吃鲜红菇全家中毒死亡的事故。

  那年代没有什么文娱活动,只有每周一两次电影,我和大的小姨子一样会坐在一起,但是从来不会有身体的接触,看完电影后,我们一起回宿舍,我见她打了一脸盆水,拿了一条桌布下楼去,不多久她就回来了。我问她去哪里干什么?她不好意思的说今天‘三号’来的特别多,沾了不少在凳子上,去擦洗一下。其实她大可不必去的,有谁知道是谁的。我问她这两天有没有下水,她说工地清渠道的淤泥一整天泡在水里,我说来例假时不要下水,她说要挣钱没办法!想一想她说的也是。

  有一次来了一个龙岩地区客家的木偶剧团,在乡礼堂演出。在那个年代算是稀罕事,我和大的小姨子也一起去观看,场内的秩序很不好,大家都站在凳子上,我们的前排是几个高大的男知识青年,我们被他们挡住了视线。我只好把一条腿搭在凳子上,然后让大的小姨子站在我的大腿上,我双手紧紧抱住她的双腿,她一手扶着礼堂的木柱子,勉强艰难的看完一场戏,我的大腿又酸又麻的,痛了好几天。大的小姨子不懂得关心别人!

  她要学骑自行车我就去借车,然后在乡政府门口的大坪上学,我在后面扶车子,一样是教学骑车就是没有教小的小姨子那种劲头和兴趣。她书读得少,每天晚上我要教她学习文化知识,别看她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就是不会读书,我教得很累!

  她跟随我将近一年,因为附近没有什么工程,到较远的地方去干活要住在工地,那个工头有点色,我不放心没让她去。所以大的小姨子没有挣到多少钱,有一半时间在家里玩,临过年时嫌钱少。年底,她随我回家探亲,一样是买了棚车票,上了车没有占到好的位置,又是路口,人来人往的烦死人。我的心情也不好,她一直在发啰嗦。我盘坐的功夫很好,可以盘坐半天不动,但是我没有拿大腿给她做枕头,不过我还是坐在旁边护着她,好让她安心睡觉。她不会关心我,只管自己好睡就行。

  春节过后,经人介绍,她叫我帮她去相亲,是一位老三届的知识青年,下乡在连城县当小学教师。因为我们男性可以比较接近仔细观察对方,那天我应邀参加了相亲,我觉得男方个人条件不错,是个可靠的男子,就是家庭条件不怎么理想。我个人同意这门亲事,不久就登记结婚了,婚后不久,老公的络腮胡子长出来了,大的小姨子就前来找我告状;说我没有认真观察,我说相亲时他把胡子剔得光光的,我总不能带上显微镜去看吧!我开玩笑说:“与众不同也有特色!络腮胡子更有威望!”大的小姨子气得斥我不负责任。然而埋怨归埋怨,夫妻的日子照样过,第二年她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如今都已经出嫁了。可能是家族遗传有关,我的老婆第一胎也是双胞胎,可惜我的双胞胎没有养活。

  前年国庆节,我的儿子结婚时,小的小姨子带着两个男女子从永安市来到我家贺喜,两家的四个表兄妹聚在一起高兴得无法形容,她们抱在一起又蹦又跳的。几年没有见面,小姨子的两个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了,男孩白胖高大,象他的叔叔,女孩娇小象她的姑姑。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