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做窗帘机器 » 正文

口述:老婆去做二奶还怀了孩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8:31:42  

商占斌穿着一件有些泛黄的白色T恤,胡子拉碴,看起来憔悴不堪。他的眼里布满血丝,连续两天两夜,他没合过眼,一直蹲守在一家服装店门口,等待老婆梅梅的出现。那家店是老婆的情人开的,梅梅的身份是“老板娘”……

老婆半年没回家

8月初,我向单位申请休年假,从广东回到武汉。我已经有整整两年时间没回过家,春节时我曾想回家团圆,可梅梅劝我,“过年到处都是人挤人,票又贵又难买,再说,过年加班是双倍工资,家里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不要把钱浪费在路上。”我一想,梅梅的话也有道理,就留在厂里值班。

儿子今年6岁了,9月份就该上小学了,我决定回家一趟,帮儿子联系一所好点的学校。我很疼爱儿子,每次打电话听到他甜甜地喊爸爸,我就觉得所有的辛苦与付出都是值得的。下了火车,思家心切的我马不停蹄地赶到客运站,搭上回黄陂的巴士。

当我风尘仆仆地赶回家时,天已经黑了。两年不见,儿子长高了不少,见到我有点陌生,怯怯地躲到奶奶身后,我拿出带给他的礼物,他才开心地围上来。我问妈,梅梅呢?妈的脸色阴沉下来,“我哪管得住你这个媳妇,她这半年都没回来过,说是在武汉打工,可也没给家里一分钱,也不管孩子。孩子马上要上学了,到现在学费也没个着落!”

我的心也一沉,我每个月的工资有六千多元,我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打牌,每个月除了留几百元生活费,其余全部寄给了梅梅,她把钱花到哪儿了呢?我回来前还跟梅梅打过电话,知道我要回来,她还很开心,说想我。难道,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她全家人集体失踪

那一晚,我彻夜未眠。好不容易盼到天亮,我搭车赶到梅梅的娘家。敲开门,却是一个陌生的老太太,警惕地问我找谁,我奇怪地问:“这不是梅梅家吗?”她不耐烦地说:“这房子一个月前卖给我了,听那家人说他们全家要搬到武汉去住。”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梅梅一家人全部消失了,作为她的老公,事前竟然一无所知。我不死心,又找到村委会,结果被告知,梅梅又“结婚”了,她的新“老公”听说是个大老板,很有本事,帮她把户口都迁走了。

我气疯了,回来之前我设想了无数次,梅梅见到我会有多么惊喜,万万没想到,她竟然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意外!我气得一拳砸到桌子上,“我和她根本没离婚,她凭什么再结婚,重婚是犯法的!”听了我的话,一屋人都愣了,好一会儿他们才说,“不可能吧,我们两年没见过你的人影,梅梅妈到处跟人说,她女儿离了,又找了一个大老板。今年清明节,那个老板还开着一辆豪华小轿车送梅梅回来,很风光的。上个月,也是那个老板带车回来,把他们全家人都接走了,梅梅妈还得意地说,以后就到武汉享女婿的福了。”

她有了别人的孩子

我失魂落魄地在村子里乱转,心怀侥幸,也许能碰上梅梅家里的人。结果,让我碰到了梅梅的好友丽红,我死死地拉住丽红,求她帮帮我,就算梅梅要跟我离,也不能一辈子躲着我呀!也许是同情我吧,丽红终于对我说了实话。2007年8月,梅梅在武汉打工时认识了汉正街一个做服装生意的浙江老板,那个男人的老婆留在老家,两个人交往一段时间后就同居了。今年4月,梅梅怀孕了……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梅梅半年都不回家,也不管儿子,原来她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怕被我妈发觉。她知道我要回家,知道事情快要瞒不住了,索性一走了之。我不甘心,发誓一定要找出梅梅。我只知道,梅梅的情人在汉正街做生意,但不知道具体位置。我匆匆赶到武汉,找了一家便宜的小旅馆住下,就算大海捞针,我也要试试。

8月19日,我地毯式搜寻到一家店门口时,竟然让我看见了梅梅,她的腹部已明显隆起。我一个箭步冲进去,看见我,她的表情像见了鬼,下意识转身想走。我死死抓住她的手,纠缠中,几个男店员冲过来,强行拉开了我。等我再一抬头,梅梅已经跑得无影无踪。我不甘心,接下来两天两夜,我一直守在这家店附近,希望能再碰到她,可她再也没出现。

我不懂,难道钱真这么重要吗?虽然我不及那个老板有钱,可我有一技之长,收入也不低,更重要的是,我待梅梅一心一意,可她为什么不珍惜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宁愿当一个令人不齿的“二奶”?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