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大叔控手游 » 正文

情敌出国,前男友给我的诱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8:52:32  

  分手近两年后的一个黄昏,阿东打电话给我,说在老地方等我。远远地我就看见阿东站在“猫空”茶座门口,阿东依然那么帅气,身上穿着我买的那件银白色茄克,我曾说过,他穿这件衣服最好看。风中的他,像一首久违了的忧郁情歌。

  他对我笑笑,温柔如昔。阿东的笑容曾是我生命的骄傲与生命,而今事过境迁,我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开心地扑进他的怀里,太多复杂的情绪无以言表。我努力地笑笑,试图笑得从容,我只是阿东旧日女友,而他属于雯,我的好友兼情敌。

  阿东走过来对我说,这些日子心情不太好,很想,很想见你。那一刻,我的心被某些东西东西猛的击中,只觉得身体里有一股暗流开始涌动,横冲直撞,渐渐迫在眉睫。用四年全心付出与呵护的爱情似乎又至眼前。我终究没有流下泪来。分手近两年了,在痛苦的挣扎与抗争后,我已痊愈,往事尘封,藏在心底的最深处,不再触及。我站在街头,深呼吸。我就这样开始了和旧男友的再度约会。

  进了茶座,我们一时无语,都不知从何说起。许久,阿东才怔怔地盯着我说,昨晚我喝了好多酒,翻着我们过去的照片,有点醉,才有了勇气约你。

  我问他,雯现在还好吗?

  我知道自己的问题很突然,让阿东有些局促。我做人一向直爽,不喜欢拐弯抹角。有时说话甚至不着调,有点像〈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小燕子很可爱,但是你必须承认,现实中的人大多数希望自己的爱人像紫薇。这也是阿东当初离开我的唯一的借口。如今,我在旧情人面前又一次的暴露了缺点。我终究在感情里学不会技巧,我知道有时候我很傻。[page]

  雯一家去了澳大利亚,也许,也许就不回来了。阿东神情惨然,我没有追问,我不忍,也没有力气再去难为他了。

  雯,出身名门,是我大学四年的同窗,更是形影不离的好友,毕业了,关系依旧。雯不仅漂亮,且温柔如水,典型的紫薇式女孩。和她在一起,只会让你开心,绝不会有丝毫戒备。所以我没有理由让阿东不认识我最好的朋友。

  后来,阿东的口中提起雯的频率越来越高,我听了这些,只以为我和阿东拥有了一个共同的朋友。我是很迟钝的人。我一直认为,一个是深爱我的男友,一个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可是,生活并非如此而已,我错了。

  分手的地方就是“猫空”茶座。我们在一张长桌前,坐成了三国。蜀吴联姻,我成了孤立的曹操。对面的雯用坦然的目光看着我。爱情本无道理,大家都很无辜,起码她这样想。

  这样的结局,似曾相识,像琼瑶小说里的情景。我的心在痉挛,不知所措。我碰翻了桌上的红烛,烛泪滴在手背上,我咬牙不语。比起已然破碎的心,这有算得了什么?阿东伸出手,擦拭我手上的烫伤,我抽手。他说,你的手很凉。那一刻,我知道了自己心的温度。

  阿东也许意识到我仍陷在过去的记忆里,他握住我放在桌子上的手说,你的手好凉。两年前他也是这么说的,造化真是弄人,分手,重聚,这就是我们的爱情评语。

  他随意的讲了自己的近况与我们旧日的好友,听似漫无边际,主角却始终是我。他想继续讲下去,我打断了他的话:“阿东,一直以来,都是你说我听,今天就让我说吧。雯出国前,约了我。在城郊一间偏僻的咖啡屋,她讲了你们的故事。”

  那晚,屋外飘着小雪,她说,她用了两年的时间,尽心尽力去爱你。可生活就是这样,她觉得你们合不来。而且她显赫的家世总是令孤身奋斗出来的你感到尴尬。她们全家已移民澳大利亚。她别无选择,最后的结局只能是分手。[page]

  雯的叙述很乱,我没有说话。

  她又说,在阿东心里,我永远越不过你的阴影。其实我是个小气的人,你们之间的四年,我无法释怀。

  我静静地看着雯,长发飘飘,温柔依旧。她的眼角有点湿,端咖啡的手在抖,泪终于下来了,一滴,两滴。只两滴,就干了。

  雯说:你比我坚强,真的。我摇头。她又说,今天我把这份感情还给你,好吗?

  我笑了,调侃的问:听说过么,爱与牙刷是勿需归还,还回来,也是被玷污的。

  阿东听我说着这些,握我的手越来越紧,弄得我有点疼。雯的问题在我俩心里盘旋,他在等待我的答案。

  这让我如何回答?海誓山盟已是远古时代的事了,现代爱情每一步都是疑问。想到分手那夜,街灯橘黄,我从茶座走出,看着它们越走越远的身影,脑中一片空白,跌坐在地,不知归路。秋风吹过耳际,我听到一颗心滴血的声音。

  阿东说,一切都好了,不是吗?是啊,我深呼吸。

  “两年了,我们可以重来。”阿东急急地说:“我以为可以不爱你。但是我错了”

  可是,我没有回答雯曾经留下的问题。我说:“阿东,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爱情和牙刷只属于一个人的,概不外借的,一旦借出了,它再也不是你的了,即使牙刷还是牙刷,但敢不是以前的那支牙刷了,爱情情也是一样,这个道理你能明白么?在生活中我们只能向前,而无从回头。”

  我喝尽最后一口咖啡,很苦……

  阿东只是静静地喝着茶,一杯又一杯,不言不语。

  夜色已浓,我们起身离开了“猫空”。茶座里那首很烂的老歌在我们身后低声吟唱:“寻寻觅觅,在无声无息中消逝,总是找不到回忆,找不到曾被遗忘的事实……

  歌声里,我们默默地站在门前的十字路口上,都没有说话。喧闹朝我们迎面扑来。风很大,阿东向着我相反的方向,渐渐退后,在他的背影快消失在湮没在云涌的人潮中时,我突然像《东京爱情故事》里的莉香那样地大喊一声:“如果有来生,千万别把我的牙刷借给别人!”说完我就飞快地跑了,任泪水流得一脸。

  也许爱情就是如此,在彼此擦肩错过后,往往一发不可收拾,也一去无从回头,我们注定错过一生。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