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兰花干减肥 » 正文

和父亲的情爱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8:58:28  

 这是一个关于我们父女之间的情欲性爱故事,一开始我曾试图将性爱的部分描写得轻淡一些,并刻意让自己表现得像个有着良好教养和并有别于一般淫荡女人的性情淑女。

可当这往事一点点变成文字的时候,内心的激情背叛了我,心底那份原始本能的冲动、血脉交织的渴望宛如迷情的长风吹过群山,在记忆的夕照里卷起漫天飞花,让我欲罢不能地细诉他每一次进入我身体抑或我生命深处的美妙与震颤,身心随之起舞,我这才知道其实这里就是我内心最深处的大舞台。

所以你尽可以将篇文章当成一个淫荡女人所讲述的一个另类艳史,因为大多数时候生活需要直接简单。假如你有幸感觉到我们的激情之下那深深的情怀,那就请静静地品味生命的激情与厚爱;当然如果我让你觉得恶心,那在愤怒之余不妨庆幸一下,毕竟像我这样的人离你的生活很远很远而且少之又少。

我从未认为我和父亲之间的事情有什么不好,我已经习惯自己的性格与思维方式每每异于常人,这些并没有妨碍我现在拥有自己幸福的家庭,做一个贤妻良母。我是那么感谢父亲让我健康成长的同时还带给我比别人更多的一份爱,我深深地爱他。

我父亲是那个年代典型的知识分子,热爱自己的专业但多少有些怀才不遇,幸好他是个乐观洒脱的人。他有很多的时间陪我玩,很多时候他在做他的「大事」,而我只能在一边看着,但我还是觉得挺好,偶尔能打一点下手会让我高兴半天。

我母亲上班的地方离家较远中午一般不回来,有时候还要上夜班,所以从小我和父亲就特别亲,记得大多数时候是他替我洗澡,我喜欢他浑厚的大手触摸我身体的那种感觉。

依稀记得某天我突然闯入浴室要求和他一起洗澡,第一次面对他赤裸的身体,我有些不知所措,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他下身那黑乎乎的一团东西自然是我最大的好奇。

他当时挺尴尬,训斥了我一通但始终没法将我打发走,只好将我衣服脱了,光着身子为我洗澡。我便第一次看见他那身下那只大毛毛虫子睡眼惺忪慢慢地舒筋展骨,最后雄姿勃发昂首挺立横在我的眼前,当时惊呀得不得了。

父亲知道自己无法控制这样的场面,反而放开了大大方方的,当我怯生生地伸出小手,他没有拒绝也没说什么。

我好奇地问它为什么会变大和变硬?他说毛毛虫生气了,在那个年纪这个玩笑很适合我的口味,我对它有了更多的好奇。擦肥皂时便忍不住要替他搓一搓,它在我的小手间变得越来越硬,直挺挺地竖立在几乎跟我头部齐高的地方,那雄壮的**很是高大伟岸。

就这么玩了有大概七八次吧,有时父亲挺想拒绝我,每一次之后他都反复叮嘱,不能跟别人讲!那时院子里的孩子们还总在一起玩,我朦胧地知道,在别人眼中,男女之间的亲昵绝对是一种极不光彩的行为。

这一切到了小学二三年级便结束了,但我依旧喜欢亲近父亲的身体,他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味道,让我小鸟依人地贴在他宽大的躯体上,我也喜欢他那温暖而厚实的爱抚,每当我调皮的时候父亲总要扒开我的裤子拍拍我的小屁股蛋,妈妈不在的时候他会摸上一会。

坐在父亲的腿上撒娇,他常常要从后边抱着我,偶尔会感到屁股下面他那慢慢变硬的东西顶着我,让我心跳加速,但一般他会很快将我移开,我也没敢有什么要求。。

有了这样良好的开端,在父亲面前我不用再顾忌自己身上的秘密,有时候妈妈不在我会煞有介事地和父亲探讨一些生理方面的问题,拉开衣服让父亲看看乳房或者阴部,父亲则总会教训我一两句,我才不在乎。

那个时期父亲身体对我的吸引力和过去已经有所不同,在那些依旧的温暖之外平添了许多躁动,我经常将乳房靠边在他的手臂上,每一次的身体接触都让我春心摇曳。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学会了**,我幻想的对象其实并不一定是父亲,当时文学刚刚解禁不久,那些文字里的轻轻一吻足以让我这个无知少女芳心寸动辗转难眠。

有一天我们全家去海边游泳,妈妈好像是为浴巾的事走开了,我说我想练习双脚拍水,父亲便用手托住我的胸部和小腹,他的手结结实实的握在了我的乳房上,我旋即一阵晕眩,心如鹿撞柳骨酥散,突然之间我们都不说话了。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