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西安卖玩具 » 正文

口述:抵挡不住继母的诱惑,强行和她发生了关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9:29:42  

一转眼,小伟做完功课已经11点多了。林月伸了伸双臂,打了个呵欠,那傲人的胸部完全展显在小伟面前,小伟不禁瞪大眼睛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一切,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看什么呢?!从小就不学好。”林月瞪了小伟一眼,用手狠狠地敲了他的头一下。

“那是因为小月姐实在太漂亮了,我情不自禁嘛。”小伟摸摸被敲痛的头,委屈的说道。

“好了,别贫嘴了。很晚了,今天就睡在着吧,反正你父母也不在家。洗完澡就去旁边的屋子里吧,被褥在哪你知道的。”说完林月转身回了房间,关上了门。

小伟看着林月性感的背影努力的咽了一下口水,睡袍下那扭动的身躯,被欲火烧的口干舌燥,下身的裤子也支撑小帐篷一样。不过却也没办法,只好收拾完桌上东西,走进浴室一边冲水,一边自己解决一下生理问题,随后擦干身上水,走向另一个房间。

如此补课又继续了一个月,中间小伟断断续续地有时在回家住,有时在林月家住,两家都习以为常,而小伟妈也更多的照顾下这位邻居。

这天小伟又来林月家补习功课,窗外却乌云密布,雷声大震,眼看大雨将至。

“小伟啊,今天外面总是打雷,开着灯不好,今天就早些睡吧,我看天色也不好,今天就在我家睡吧。”林月从窗边走过来,笑着对小伟说道。

“哦耶,太好了,终于可以休息啦!”小伟兴奋的跳起来大叫。“哎呦,小月姐,你怎么又敲我?”林月看小伟那兴奋劲,不觉有气,稍微教训了小伟一下。

“今天是天气不好,明天要更努力的学习,整天就想着玩。”

“是是是,明天一定努力。”小伟赶忙低着头一幅低头认罪的表情,眼角却瞟向林月查看其脸色,发现并没生什么气,心里放心不少。

“好吧,早点睡觉去吧。”林月嘱咐完小伟又转身进了卧房。

小伟也进了自己的卧房,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满脑子里想的全是林月那妖娆的身体,每一次扭动仿佛都拨动人心,心想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放弃太可惜了。于是鼓起勇气,抱着枕头来到林月房门前,轻轻敲了三下。却发现没有人应声,不禁心中一喜,便轻声转动门锁,却不想已经上了锁。小伟看上了锁也是满脸失望,抱起最后一丝希望,大声的敲了敲房门。
 

口述:慰问寂寞军嫂,她竟然潮吹了

“谁呀?”卧室里传来林月的问话声。

小伟大喜,连忙喊道“是我,小伟,小月姐,你开下门。”

“小伟啊,怎么了?怎么不去睡觉啊?”不一会屋门打开,林月睡眼朦胧地看着小伟问道。

“我,我害怕打雷,我睡不着。”小伟低着头,慌乱的回答道,生怕林月看出自己的心思。

林月见小伟满脸不安,以为是一个大男生害怕打雷而不好意思,也没多想,于是问道。

“那怎么办啊?这么晚回家不太好吧?”

“小伟不怕哦,没事了,一会就过去了。”话虽如此,可窗外依旧雷声隆隆作响,小伟拿肯松手?甚至抱得更紧了些,才喃喃道。

“小月姐,我好害怕啊,让我抱一会好吗?就一会!平时要是打雷,我妈妈都是抱着我的。”

林月一看也无办法,心想小伟还小,这也难怪。于是也轻轻把小伟揽在怀中。小伟一看计谋得逞,立即把脸埋在林月高耸的胸前,还不时晃动几下,以表示躺的舒适香甜。而林月见小伟竟把脸放在自己胸前,本想将其推出,但又觉有些不妥,自己也有点手足无措。小伟见自己脸埋在这里林月姐,竟然也没有反对,更是高兴,不过也不敢动作太大,依旧缓缓的在林月那弹性十足的胸前摩擦,这时的林月早已脱掉了胸罩,小伟晃得更是得意。

林月先前倒不觉怎样,可慢慢的全身竟有些发热,并且很是舒服。林月本能的感觉不妥,应该立刻推开小伟,可是自己几个月都没人碰的身体,如此舒适,有些舍不得,又想小伟还是小孩子,不会怎样,便也没有推开,反而又稍微抱紧了些。小伟见状更是兴奋,动作也是稍微加大,感觉林月全身越来越热,口中竟有一些微喘,身体也不由地缓缓扭动。林月感觉自己口干舌燥,浑身有些无力,小腹也仿佛有一团火一样在慢慢燃烧,并且还有越烧越大的趋势,觉得不能在继续这样了,于是用手轻轻推了推小伟说道。

小伟见状,哪肯松手,只好胡乱道,“小月姐,我好害怕。”说着抱得更紧了些,头上动作也更大了,并且用嘴唇不时地触碰下眼前早已耸立起来的乳头。一阵阵快感不断的冲击着林月的神经,身体更是无力,感到身前小伟不断喘着粗气,使出全身力气想将其推走,口中叫道。

“小伟,你先松开我,要不我明天告诉你妈妈。”

小伟感到林月已有些反抗,连忙加大攻势,伸出舌尖隔着睡衣轻舔那就在嘴边的乳头,并不时用牙轻咬、吸允。“嗯”地一声,睡衣只有薄薄一层,肉眼都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酥乳,根本抵挡不了小伟这样的攻击。林月感觉全身犹如被电击一般,全身僵硬,快感瞬间由胸前早已变硬的乳头传遍全身,不由得双手紧紧抱住小伟的脑袋。“天啊,仅仅这样,自己竟然达到了高潮!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厉害了吗?”林月简直不敢相信,想推开小伟奈何此时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更要命的是不仅口中不时有轻声呻吟,连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本来就没有力气,经过一番挣扎,林月不但没有推开小伟,反倒让他头和手都钻进了自己的睡衣中,刚刚隔着睡衣依然如此敏感,现在演变成直接接触,林月甚至脑子都快不能继续思考,只感觉灵魂仿佛都要被小伟那灵巧的舌头,以及用力吸允的嘴吸出了身体,恍惚间就如自己的丈夫平常同自己欢好一样。自然而然的不自觉的挺起饱满的胸脯配合小伟,抱住他的脑袋使其更方便活动,口中也下意识地低声哼哼道“嗯……用力吸……”

不知何时,小伟左手已经一路向下,伸入到林月的内裤中,不断的来回抚摸下体,也许是发现林月下面已经如此湿了,一只左手更是不断深入,不停的在小淫穴以及阴核间摩擦。就在小伟触碰到那小豆豆的时候,林月全身一颤,接着立时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身上只剩了一件内裤,睡衣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拖了下去。一想到自己刚刚的表情,连林月自己都感觉羞得满脸通红,不过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现在必须尽快阻止小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林月一把甩开了在自己下身的那只手,使自己的语气尽可能的凶狠起来,对小伟说道。

“小伟,你,你现在马上住手,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要不,要不我明天一定把这些告诉你妈妈。”尽管现在已经让自己凶狠了,可是那满脸羞涩,又气又红的表情,怎么看也起不到一丝作用。不过林月还是拿出小伟最怕的妈妈来进行威胁。

此时小伟也是一惊,手上动作缓了下来,不过这时也是骑虎难下,松手搞不好就真的完了。于是小伟也是一狠心,要干就干到底,反正豁出去。脸上狞笑道。

“小月姐,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哦!刚刚好像是说的‘用力’吧?”说着举起那满是淫水的左手,在林月面前晃了晃。说完便更加没有顾忌,将林月扑到在床,一只手长驱直入伸到其下身,肆意的蹂躏起来,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与嘴夹攻起林月那白嫩的乳房。

“啊……小伟……你……啊……你……快放手……我……啊……喔……”

林月见小伟先是一愣,以为其真的就此放弃了,正暗自庆幸。而后见小伟举起手,说出那些话,林月简直羞得想找个缝转进去,正想反驳他,没想到他突如其来这手,完全将自己的思路打乱,尤其是上下夹攻,突如其来的快感,更是使自己又有些语无伦次。这次与刚刚被攻击自己的酥乳不一样,刚刚是恍惚间出现了幻觉,而这次那一波波的快感不断刺激着神经,使自己越来越清醒,但就是这种清醒才最是让人羞愧,她早已感觉到自己下体已经淫水范滥,那空虚的感觉,真希望能被插入,充实的满足自己。理智与肉体的欲望不断交战,折磨着林月无所适从,而且身体还不由自主地配合小伟的动作,双腿大张,那淫穴完全展现在小伟面前,林月羞得连脖子都通红了,恨不得现在马上晕过去才好,不过现实往往事与愿违。

“别……不要……不要啊……小伟……啊啊……啊……”林月感觉小伟的手在自己的蜜穴中就如触碰到了某根神经,使自己身体不断战栗,那种舒服的快感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就如灵魂飞出自己的身体,飞向天堂一样,然而这种感觉林月从来没有体验过,灵魂不断飞升,越飞越高却仿佛没有终点一样,而下体居然升起有一股尿意不断的这么着自己的神经,当着他人面前尿尿,这简直就是林月不敢想象的,不过这尿意一波波冲击着林自己羞耻的道德底线,如果现在有个缝隙的话,林月真希望马上可以转进去。这也使得她非常恐惧及羞意,这种似仙似死、远方又如天堂又像地狱的感觉使自己神经绷到了极限,而这种一阵理智一阵糜烂心理,使快感翻了无数倍。

林月已经不知道怎样推开自己下身的男子了,而让自己无法容忍的,自己居然还把大腿张开的最大限度,使自己的私处完全暴露在自己的学生面前,更让她羞愧的是,自己居然还配合小伟的动作,不断的挺送下身停不下来。“停,停啊,快停下来!我怎么可以在一个小孩面前做出如此淫荡的变现?!这还是我吗?哦,天啊!难道我真是个淫荡的女子吗?求求你,快停下来吧!”林月不断的想唤起自己的理智,奈何身体早已被欲望所主导,完全不听从自己的指挥。相反一阵阵令人窒息的快感不断侵袭着自己全身,悲哀的林月已经近乎放弃抵抗。“放弃吧,这美妙的快感,你就是个荡妇淫娃,放弃吧。这舒服的感觉,哦……太爽了啊……”“不,不要。我是他的老师,我,我怎么可以如此淫荡……啊……这不是我……这……不是……哦……为,为什么停不下来……”

“啊喔喔喔……小伟……停……嗯嗯……停……快停下……求你了……快……快……啊啊……住手……我……我要不行了……快死了……啊……”林月唤起仅存的一点理智,胡乱地摆动着双臂,口中叫喊着,借依此来希望小伟自己住手,然而小伟显然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反而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全力攻击起林月的淫穴,乳白的淫水不断流出,漫过了屁股流在了床上。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