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角型包装 » 正文

口述:我与那女孩的电话性交体验很快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19:29:30  

     那个时候,我刚跟恋爱了两年的女友分手,确切地说,是女友跟一个已婚男人私奔跑去了广州,她带走的不只是我曾对她有过的痴情,还有一张3万元的信用卡。

  我大病一场,对女孩子再也没有了兴趣,我怀疑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爱情,为爱情要死要活的人,全是傻瓜。但那个无情无义的女人,总在我倍感寂寞的时候,就会闪现我的脑子里,让我越发烦躁不已。

  那天夜晚,天下雨,我在租住的房子里品尝一个人的孤单,一条短信声音传来,我打开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人发的,是一句很简单的话:你在哪里?想我吗?我的第一个念头是,要么是对方发错了,要么是一个恶作剧。等我正要删除时,对方的电话打了过来,我一接听,才知道是个女生,那声音特别的甜,它让我想到乡下老家山洞里流淌出来的泉水。我愣住了,问她到底找谁,她听出我的声音,说了声对不起打错了就挂机了。我苦笑,心想浪费我的话费呢。

  我刚要关机,她的短信又过来了:我本来是给一个姐妹电话的,可能是我记错号码了,对不起啊。对了,你的声音很有磁性,嘻嘻:)这下,我来了兴致,反正现在也睡不着,不如跟她短信聊吧。

  就这样,你来我往,不知道相互发了多少条短信。我不明白的是,她怎么有如此雅兴跟我鼓捣两个小时,而且言语间越来越暧昧越来越大胆。那会儿,我就想再听她的声音,她要我打过去。接通电话的那一刻,她咯咯笑个不停,说觉得跟我聊好开心。我说我也是,可惜我们不能面对面地聊,毕竟我们不在同一座城市。女孩又笑,说,这样也很好,可以保持神秘感啊,多好。女孩再次咯咯地笑起时,我再次想到了山上那丁冬的泉水,音乐一般让我痴迷过的声音。可以说,我童年关于家乡的记忆,泉水的声音是最清晰的了。

  我突然有一种冲动,就像那个时候看到泉水想捧一把,喝下,或者洗脸。我说,你的声音真的好听……我可以听你另一种声音吗?没想她的话很干脆,说,只要你想听,我都可以陪你。于是,我挂下电话,提出了一个刚才因冲动而没有亲口说出来的欲望:我想在电话里和她亲密。

  当我短信告诉她这个想法时,她那端犹豫了半天,才回信说,虽然她也因为失恋感到孤单,但她从没有轻易想过随便跟谁发生点什么。她说她担心自己会受不了。我说,我们只是在电话里,相互又不认识,根本不会有什么发生啊。我一边告诉她我这个奇妙的想法,一边打消她的顾虑让她放松心情。最后,她发来短信,告诉我,她愿意,请我脚她怎么做。

  我告诉她,我们只能凭声音、语气来调剂情绪并进入状态,然后要她按我事先说过的步骤进行,包括边说情话边抚摩自己。她突然问我,是不是就是像报纸上提到的声讯节目里的那样做?看来,她能想到的,我都没有想到过。

  就是那样,我生平第一次利用电话,做了一次感觉非常奇妙的事情,我不仅听到了自己兴奋时的声音,也听到了她呻吟的声音……之后,虽然我也自责过,这样是不是很荒唐,但想到书上说男女都有手淫的经历,不过我的经历是和一个女孩通过电话中的声音交流来完成自慰罢了。

  奇怪的是,女孩几乎三天两头都想听我的“声音”,我也是欲罢不能,甘愿沉浸她的声音里,回味无穷。

  一天,女孩短信告诉我,她那天跟我在电话里做那个事时,她的声音被睡在她隔壁房里的妈妈听见了,她好难堪,她再也不想做这样的事情了。后来,任我怎么安慰她,怎么希望听到她的声音,她都回绝了,既不回我短信,更不接我电话。

  再后来,我像疯了一样,四处给陌生手机发短信,想通过那样的方式认识更多可以跟我排解寂寞的女生。但我不但没有找到我的“声音”伴侣,还老被对方当神经病痛骂一顿。

  现在,我的生活很乱,成天无心上班,只想着谁可以取代那个让我快感过的女生。有时候,我的美女同事因为工作上的事情通电话,我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我真担心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出事。

  但无论如何,那个女孩给了我一段最美好的私密时光,她让我至今还心怀挂念与感动。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